字号:

“影子妈妈”的温情与忧伤 一个盲人能走多远

2019年06月19日 来源:《三月风》2019年第6期

 648792.jpg
浙江省盲人学校的盲人学生们一个一个搭着彼此的肩膀出行。借助盲杖或由他人领路,是盲人常用的行走办法。(图 CFP)

残疾人能走多远,决定了城市文明能走多远。

文_《三月风》记者 冯 欢

11岁的高雅是哈尔滨特殊教育学校的一名学生,因视神经发育不良先天失明。尽管看不见,但高雅是全校为数不多,能够每天“独自”上下学的孩子。自己上学,这是高雅最骄傲的事。然而,她不知道,每一米,每一个台阶,妈妈其实都在身边,一步一步陪她走完,默默用身体为她阻挡车流,不远离,不靠近。近了,怕女儿听到;远了,又担心不能一个箭步赶上。

648791.jpg
盲童高雅的上学路,伴随着妈妈于玲的小心护航。

近日,盲童高雅的上学路以及其母亲无声陪伴的暖视频,感动了无数人。在感叹母爱厚重的同时,却又让人莫名心酸:从家到学校仅仅368米的路程,高雅需要走15分钟。

因为这一路上有太多障碍:逼仄狭窄的楼梯、停满汽车的小区、破损严重的人行道,更不要提路口川流不息的各种机动车。在这段4分半钟的视频里,高雅一路敲打小心探路,始终没有出现过盲道。不过,即便真有盲道,占在上面的报刊亭、垃圾箱、自行车等,个个都是拦路虎,要想绕过它们,恐怕也得历经“九九八十一难”。

中国目前有1731万视力障碍人士,每分钟增加1个盲人和3个低视力患者,复杂的城市交通系统,需要盲道的指引。盲道是1965 年在日本发明的,而中国的盲道修建热潮始于2002 年,因为从这一年开始创建“全国无障碍设施建设示范城(区)”。紧接着就是始于2005年的 “全国文明城市”评选活动,盲道等无障碍设施的建设成为各大城市争荣誉的好指标。如今,中国有了全球长度最长、分布最广的盲道,但由于设计缺陷、标准滞后、管理不规范,大多成了“盲肠”。

盲人不走盲道,盲道没有盲人,成为现实的悖论。除此之外,红绿灯没有提示音、无障碍专厕难觅、无障碍坡道角度太陡、地铁无障碍电梯通常上锁、公交车无障碍踏板形同虚设……这些有“障碍”的无障碍设施,正是残疾人出行的现实焦虑。

国务院颁布的《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自2012年8月1日实施至今,实现了我国无障碍建设从无专项条例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的转变。然而,即便是北上广等12个首批“全国无障碍设施建设示范城”,也基本经不起推敲,无障碍设施缺失、设计不合理、建设不到位、管理不健全等诸多短板,大大降低了文明的“温度”。今年两会期间,不少全国人大代表就为残疾人群体“鼓与呼”,呼吁打造全方位的无障碍生活圈。

无障碍设施只是文明城市的评选指标之一,却是衡量城市文明的重要尺度。文明不是评出来的,而是活出来的,残疾人的上学之路,融入社会之路,仅仅依靠父母的“目送”远远不够。当他们能够独立走出家门,不再需要“影子妈妈”一路相随,无障碍才真正走向了“无障爱”。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