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不要因为我们走得太远,就忘了还有他们

2019年12月12日 来源:《三月风》2019年第12期

残疾人对互联网的渴求不亚于健全人,甚至更为迫切——对于健全人是改善生活,对于他们则是改变命运。

微信图片_20190617134651.jpg
2019年6月,山东嘉祥,手脚不便的脑瘫患者高广利用嘴叼着笔艰难地操控手机,他所使用的输入法与常人无异。

文 摄影_《三月风》记者 冯欢

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说过一个数据,说中国的本科率大概只有4%左右。也就是说,100个人里,也就4个大学生。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不准,身边个个不都是大学文凭吗?还有90%的人没喝过星巴克,50%的人没喝过农夫山泉的数据,听起来也很反常识,但却是赤裸裸的真相。

就好比笔者在各种场合科普“中国的残疾人有8500万”“平均每16个中国人中,就有1名残疾人”,许多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什么残疾人、“助残日”、“国际残疾人日”,几乎不在他们的视域内,尽管这也是事实。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每个人都沉溺于自己的生活,所以当2019年11月13日,宁波姑娘、脑瘫患者方瑜用脚缓缓移动鼠标,选取汉字,在微博上敲下“急求解锁‘鼠标打字·高级版ⅲ’或找开发者!”这句话时,许多人惊觉还有人在使用这么一款古董软件。

这是一款能用鼠标直接选取偏旁,随后打出汉字的输入法。“整字点击输入”的独特功能,在市场上确无相似产品。软件描述界面写着:“给所有不会打字和害怕打字的人带来方便和兴趣。”

一块块屏幕前,超过1.5万人转发了方瑜的求助微博,等到的是软件原作者李经冀先生已经离世的消息。之后,一位黑客帮忙破解了软件,一家输入法公司表示将继续开发这款软件。短短几天,方瑜感觉“被暖哭了”。

方瑜的烦恼被解决了,似乎也没有。即便科技发展到今天,国内无障碍输入法的研发多针对盲人或者有手动能力的障碍人士,与方瑜情况类似的人群几乎未被纳入技术开发的视野,“因为他们甚至无法跟人交流”。 曾有残疾人提问:只有一只手如何打字?得到的回复是要有耐心,要勤学苦练——还是要迎合普通人的打字方式。一位网友在微博上感叹残疾人被抛弃在科技之外,方瑜回复:“何止科技之外,有时候根本人群之外。”

残疾,是每个人出生之前和出生之后面临的无数可能的生活之一。在哈佛大学教授约翰·罗尔斯的《正义论》中,有一个重要理论,叫“无知之幕”,即任何政策或主张的提出者,都应假设自己有可能成为任何一种角色,以便最大限度地保护弱者——当你提出残疾人就应被社会落下时,你也必须做好自己成为残疾人的可能。

“方瑜”们像“隐形人”一样罕见于现实生活,是科技重建了巴别塔,让他们得以用残缺的身体征服“远方”,也因此与这个世界的关联更紧密。他们对互联网的渴求不亚于健全人,甚至更为迫切——对于健全人是改善生活,对于他们则是改变命运。任何科技的发展都不可能平推式前进,总有个先后急缓,市场天性往往把一切都降低到功利计算的水平线上,但实现残疾人的信息无障碍,这不仅是对人类的普惠,也同样具有商业意义,它们一旦竞争于赛道,人类终将望其项背。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