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兜农村社会保障之底,解重度残疾人之困

2020年07月10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2020年第7期

2019年,河南驻马店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工作入选中国扶贫国家论坛发布的首届“全球减贫案例”,并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作为中国脱贫攻坚过程中社会保障兜底典型经验对外展示。自2016年驻马店在上蔡县开始探索这项工作,至今实现全市所有乡镇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全覆盖,驻马店积累了怎样的工作经验?又能否在脱贫攻坚结束后,使之成为长效机制?记者为此进行了走访。

8293E7E2-3C4B-4C33-81DB-50377E7E3811.png
2019年11月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中国馆“幸福中国”单元展示了驻马店市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工作。(图_彭子洋)

文/图 _ 记者 李樱 

传说驻马店是盘古开天辟地的区域,至明代,因交通便利,驿差穿梭,客栈马店甚多,由此得名驻马店。农业文明时期服务业的发展,为这座城市写下了历史注脚。

进入新时代,服务于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的脱贫攻坚战也在驻马店开启序幕。2017年,翻开驻马店9个县2个区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名录,产业扶贫、就业扶贫、金融扶贫,一轮一轮精准扶贫政策后,全市近85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已脱贫82.28万,还剩下最难啃的“硬骨头”2.59万贫困人口中,三分之一是重度残疾人。

剩下的“仗”如何打?最后的8758名未脱贫重度残疾人,早已不是冰冷的数字,而是这块土地上一幕幕贫困重度残疾人家庭的现实生活场景。刘岳村蹲坐地上一整天不会说话的孙宝恒,南大吴村蓬头垢面精神异常、卧床不能自理的王云……“产业扶贫再发展,重度残疾人补贴再到位,也解决不了他们生活的困难。”因残致贫只是脱贫攻坚战中的显性问题,助残解困才是农村脱贫攻坚中更大的民生。

“给钱给物不如给服务”,2017年,驻马店做出将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建设作为市政府重要民生实事的决定,安排专项资金,“以奖代补”支持11个县区114个集中托养中心建设,2016个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的家庭生活由此得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6月,记者走进驻马店多个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记录所见所闻。

小中心解决大问题

汝南县三门闸街道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在三门闸医院内,两排平房15间屋,托养贫困重度残疾人20名。记者见到33岁身高1米2的许妞妞时,她开怀地笑,脸总朝向护工刘志河,嘴里说着“河河”,膝关节锁直的她原本不会走路,来到这后,护工两手扶住她,她佝偻着,能踉踉跄跄往前挪了。

该中心负责人石主任介绍了许妞妞的身世。1987年出生的她满月后被亲生父母遗弃,同年被许庄村一对残疾夫妇收养,到医院检查,得知她智力有些障碍。养父母没有将她再度遗弃,只是将她作为上街乞讨的“工具”。

“她的养母也是残疾人,养父是村里有名的懒汉,都无心也无力教她说话、走路。如果小时候,她能得到康复和教育培训,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石主任叹息道。

2015年养母病逝,2018年养父过世,许妞妞被村里一个单身汉收留。2019年初,县里下乡驻村扶贫干部发现她时,情况惨不忍睹。“屋里又脏又臭,她头发里很多大便的死结痂,看不见身上衣服的布。”了解情况后,扶贫干部把许妞妞送到了托养中心。护工帮她洗澡,给她买了新衣服,还专配了一把适合她身高的小藤椅,她提着小藤椅挪着走。

一年后,再度看望许妞妞的人,都会说她的变化太大了。刚来时体重41斤,现在长胖了25斤,与人也有了交流。她嘴里总是“河河”的两个字,其实是护工刘志河的名字;要如厕,妞妞会拍自己的肚子;不如意,她还学会了拍电视遥控器,表达生气。入住头两个月,妞妞没有女性生理期,半年后,生理期恢复正常。每日晚饭后,夕阳西下,护工扶她在院子里走走转转,她“河河”地边笑边叫。“她真开心啊,政府给了她一个真正的家。”

“托养中心是一个家”,是很多入住残疾人的心声。

聂华堂是上蔡县大路李乡孟庄村张庄村民组村民,2013年出车祸前,他靠跑货运维持一家三口生活,盼着儿子上大学后,日子能过得越来越红火。谁知,儿子高考前夕,聂华堂在一次车祸中成了植物人。

“当时的感觉就像天塌了。”妻子黄翠英说,“看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他天天躺在床上没知觉,吃饭得用针管往里打,每天忙着照顾他,饭我都顾不上做,在家的日子,我整日以泪洗面。”

看到妈妈照顾爸爸这么辛苦,自己还要靠贷款上学,在宁夏读大二的儿子提出要退学打工养家。儿子是家里唯一的希望,黄翠英宁愿难自己,也不同意儿子退学。

2017年7月,上蔡县栗庄村托养中心成立,经过“户申请、村申报、乡审批、县备案”,聂华堂符合“建档立卡贫困户、重度残疾人、自愿入住”三个条件,成了第一批入住的残疾人,护工岗位招聘优先建档立卡贫困户劳动力,黄翠英也被吸收为该中心的护工。儿子得知家里新情况,也打消了退学的念头。

“现在好多啦,这里管吃管住,每天有医生查房,每月千把块钱的药费也是政府负担,我现在每月还拿2000元的工资。这辈子都没想到能过这样的日子。”黄翠英作揖说着。

“这里是‘四好一心’。”另一位残疾人家属护工赵梅一凑上前,说着他的心得体会,“‘四好’是党的政策好、领导关心得好、生活条件好、病号护工心情好,‘一心’是病号家属放心。” 

走访多个乡镇托养中心,这种带给农村老百姓的好,几乎是众口一辞。全国政协副主席陈晓光在上蔡调研脱贫攻坚后,称赞这是“小中心解决大问题”。“托养一人,解脱一家,脱贫一户,温暖一方”,在调研驻马店农村重度残疾人托养工作后,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也做出了评价,并先后在全国政协会议、联合国人权大会上进行了重点推介。2019年底,《通过集中托养解决有残疾人家庭脱贫问题——河南省驻马店市上蔡县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案例》从全球820个案例中脱颖而出,入选中国扶贫国家论坛发布的首届“全球减贫案例”。

4D1524D9-AAE1-4F39-9E64-025B7187F3EB.JPG
驻马店规范了托养中心的建设标准,给了很多无靠的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一个新“家”。

给钱给物不如给服务

目前,驻马店实现了全市所有乡镇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全覆盖,根据重度残疾人的分布情况,按就近、方便原则,集中在乡、村两级小型化建设,家属方便探望,残疾人也不离乡离土。特别是招聘农村贫困残疾人家属做护工,解决了现阶段重度残疾人家庭只能“输血式”扶贫不能“造血式”脱贫的难题。

全市114个托养中心实行标准化配置,2017年驻马店市委办公室下发的《全面推进贫困家庭重度残疾人集中托养的意见》文件较全面规范了托养中心的建设标准、入住流程、审批流程、托养协议签订和管理制度。

51613AAD-A514-42B8-BA7C-7B5C9D4E37BE.JPG
每位托养人员的床头都挂有信息卡和巡诊日志。

5F8F9EC3-77C5-439E-8F3D-48180E6EE40E.JPG
托养中心配备了视频监控设施,实行24小时值班制,保障托养人员的安全。

每个托养中心的房间配置都实行三人一个标间,1位护工24小时照护两位残疾人,房间统一配置护理床、液晶电视、空调和摄像头。

公共区域还有医疗康复室,依托乡镇卫生院,驻马店探索了“互联网+健康扶贫”,乡镇卫生院定期派医护人员坐诊日常康复,杂症则有专门的多学科远程会诊室,可实现与县乃至省市大医院的医生远程会诊。“我们有互联网远程会诊平台,卫生院电脑上申请,县人民医院医生10分钟内就会有回复。”汝南县三门闸街道托养中心一位坐诊的年轻医生介绍说,医疗服务的触角来到了贫困残疾人的病床前。

驻马店并不是一个经济发达的地市,为何这里的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能得到这般的托养服务?在记者所住宾馆的走道里,服务员上前搭话,很自豪地说:“因为村里有驻村干部啊。”服务员介绍说自己的同学在村里当扶贫干部已4个多月没回家了,“一见面就热情地推荐大家买村里的土鸡土鸭和农产品。”

基层党组织帮困助残在驻马店有传统,多年来形成了基层党组织“助残扶贫”工程,作为驻马店党委政府主导的党建品牌,也是打赢残疾人脱贫攻坚战的切入点和突破点。每个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都挂着基层党组织“助残扶贫”工程的牌匾。

为使基层党组织助残扶贫工程常态化、长效化,驻马店市委市政府成立农村基层党组织助残扶贫领导小组,市四大班子领导带头联系帮扶建档立卡残疾人,并出台《关于创新机制进一步做好基层党组织助残扶贫工程的通知》《关于做好驻村第一书记帮扶贫困残疾人统计工作通知》等文件,挑选“党性强、本领强、执行强”的党员干部结对帮扶贫困残疾人;还建立由市委组织部牵头,残联、民政、财政、人社、住建、农业、卫健、扶贫等部门参加的联席会议制度,定期召开会议,落实帮扶措施;农村基层党组织助残扶贫工程纳入基层组织建设和驻村工作考评内容,考核结果是评优评先的重要依据。

人力投入上,市政府通过设专岗为2871个村(社区)配备专职委员,实现乡镇专职委员全覆盖。财力投入上,村委会残疾人协会专职委员与村干部同等待遇。这一工作走在全国前列,是残疾人事业在驻马店能够得到持续和更好发展的重要组织保障。

“真心帮扶,真情关怀”,是驻马店扶贫工作的氛围,在跟随驻马店党委政府领导入户走访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家庭时,几位残疾人把市委书记和市长认得清清楚楚。在市领导班子的带领下,助残扶贫成为市、县、乡三级万名驻村第一书记的思想理念和行动自觉,他们与1.5万残疾人结成帮扶对子,定期入户走访,把问题解决在家门口。许妞妞正是在入户走访中,被驻村扶贫干部所发现。

“用真心、扶真贫”的局面能在贫困重度残疾人家中墙上贴着的“2019年脱贫攻坚帮扶明白卡”中看到,上蔡县刘岳村孙安良一家五口有三个重度残疾人,年收入达到7.08万元,去掉健全儿子3.2万的工资性收入,家庭财产性、转移性收入能达到4万多,人均1万多,超过国家脱贫标准线。

“脱贫攻坚,特别是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让贫困群众、社会各界感受到了党委、政府的责任担当和对弱势群体的关爱,这其实像一座饱含深情、真情、民情的‘连心桥’,连起了党心民心,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为凝聚力量提供了重要保证。”上蔡县一位卸任的老村支书竖起大拇指,称赞这一举措。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驻马店所有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没有出现一例感染病例,“只进不出”的严格管理给老百姓生活带来不便,但有了脱贫攻坚真心帮扶困难群众过上好日子的真情温度,农村老百姓才真心听党话、跟党走,拥护党委政府做出的严格管理规定,同时投入人力财力,为专职委员购买疫情保险,乡镇基层工作者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地踏实做好管理工作。驻马店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的疫情防控得到了中国残联的好评。

书写农村残疾人工作新篇章

记者走访驻马店多个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后,发现中心的托养和托老界限不是太明晰,康复服务之外的劳动潜能挖掘服务还有待提升,而更关键的是,脱贫攻坚结束后,驻马店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工作是否能够成为一种长效机制?它在乡村振兴中,能否发挥更大作用?

这些问题,在6月中旬驻马店市委书记陈星组织召开的多部门助残扶贫联席会议上,得到了解答。会议上,各部门阐述了目前存在的问题,诸如农村残疾人脱贫质量还不高、扶智工作还待加强、需要加强托养服务培训和贫困重度残疾人就业培训、扩面乡村精神障碍人群的托养等,比记者了解到的问题更全面。

市委书记陈星在会议上表明了态度,“坚持办、保障经费、保障服务”,并指出下一步发展的方向:“多层次办托养中心,政府主导的托养中心以基本照料、托底性的为主,社会办的走高端;发展多元化投入机制,政府保障经费,基本财政托底,同时积极引导社会慈善资金参与;再是围绕需求,更精准服务,不能‘一托了之’,要增加农村重度残疾人的幸福感,帮助他们实现人生价值。”

托养不是托老,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的理想状态是成为一个“独立生活赋能中心”和村(居)委会残疾人协会专职委员的工作平台,注重挖掘贫困重度残疾人的自我脱贫潜能,帮助他们最终回归家庭、社会;也让残联工作更贴近基层残疾人,组织建设更牢靠,更有效融入党和政府的中心工作中。

“脚下沾了多少泥土,心中就有多少真情”,随着农业农村现代化、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驻马店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建设的新篇章也在开启。


 对话市委书记

驻马店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工作已成为中国脱贫攻坚过程中社会保障兜底的典型经验,记者在跟随驻马店市委市政府领导下乡入户调研的间隙,就其战略方向的思考及未来发展规划,与驻马店市委书记陈星进行了简要的对话。

记者:驻马店全面推动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工作,在全市脱贫攻坚中有怎样的意义?

陈星(驻马店市委书记):最后未能脱贫的一批建档立卡贫困户,有三分之一是重度残疾人,这个问题的解决意义很重大。下乡调研也发现重度残疾人对家庭拖累太大,感到这个问题不应该交给家庭,家庭很难提供他们需要的医疗康复和生活服务,我们意识到“增收”不能“解困”,提出“给钱给物不如给服务”的工作方向。

记者:驻马店能取得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工作的标杆性成果,原因何在?

陈星:农村重度残疾人的托养工作必须做,而且要做好,不然很难帮扶这些家庭脱贫。发展的问题比不发展的问题多,但下定决心,中间出现的问题都能够克服,联席会议目的也是想办法解决问题,当年遇到问题不拖到明年解决。

记者:如何保障这项工作的长效性?

陈星:我们继续整合“三个(政府、金融、社会)力量”成立农村重度残疾人托养基金,将托养中心作为统筹城乡残疾人民生保障新支点,成为党建引领,加强农村残疾人工作重要阵地。

(原标题:兜农村社会保障之底,解重度残疾人之困——河南省驻马店市农村贫困重度残疾人托养工作纪实)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